想像的力量

想像的力量有多大?

芝加哥大學一項研究的證實。這個實驗把一群人帶到體育館,要求他們在罰球線投籃,接著把這些人分成3組,A組完全不做練習,B組每天到體育館投籃一小時, 連續30天;C組則是每天花一小時用想像來練習投籃,連續30天。30天後,3組人再度來到體育館接受測試,A組完全沒進步,實地練習30天的B組成績進 步了24%,用想像來練習的C組則進步了23%。

恐懼, 也是一種想像嗎?

人腦和神經系統具有自動對環境中的問題和挑戰作出適度反應的功能。比如,如果某人在半路上遇到一隻灰熊,他不需要停下來思考自己要不要趕緊跑開以圖自救,不需要搞清自己要不要害怕。害怕的反應既是自動的,也是應當的。首先,這種場面使他想逃之夭夭。隨後,這種恐懼感會激發身體機制為他的肌肉“加足馬力”,以便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狂奔。他的心跳會自動加快,腎上腺素作為一種強大的肌肉刺激物,會湧進他的血管。身體中一切“不必逃跑”的功能都會停止下來。胃停止工作,一切可用的血液都會流進肌肉;呼吸更加急促,而提供給肌肉的氧也會成倍增加。<心理控制術>

“恐懼", “失望", “高興", “興奮"這些情緒反應, 都是我們對事物的 “認知".

為什麼 “期待越高, 失望越大"?

我們已經 “認為"某件事會發生, 結果沒發生. 是 “認為"的錯嗎?

上台前已經 “認為" 自己沒辦法在眾人前面說話, 結果瘋狂結巴. 是 “認為"的錯嗎?

你 “認為"你是什麼樣的一個人呢?

找出證據, 證明或否定它吧!

廣告

“富有"的定義是什麼?

1952年台灣人平均每年賺197美元, 2007年台灣人每年平均賺16,768美元.

1960年代台灣人平均自殺率為12%左右, 2008年平均自殺率為18%左右.

這一甲子的時間, 台灣人賺的錢多了近10倍. 但我們的自殺率也提升了6%.

為什麼? 不是越有錢就越快樂嗎?

1971年到1992年的自殺率平穩的往下降. 但1993年後自殺率又持續飆升.

台灣經濟奇蹟的年代, 自殺率竟然會降, 為什麼?

 

越有錢, 越快樂?

希望越多, 越快樂?

所以, “富有"對你來說, 由外而內的還是由內而外的?

我們跟他們

大陸年輕人跟台灣年輕人, 差在哪?

Q: 你會組合語言嗎, 組合語言是什麼?

陸: 會, 彙編語言,是一種與硬體緊密相關的程序設計低階語言。彙編語言是機器語言便於記憶和理解的符號形式(又稱為助憶碼)。  組合語言的語句與機器語言(機器語言操作碼)存在對應關係,但這並不意味著組合語言語句與機器操作對應。在CISC(複雜指令集)結構CPU上,組合語言可能被組譯器解譯成多個「微指令」。因此有多少種CPU,甚至有多少單晶片,就有多少種彙編語言。

台: 會阿, 就低階語言.

我們在表達上比較含蓄, 有幾分說幾分. 但, 這也讓我們乍看之下好像比較弱.

 

Q: LODSB,LODSW,LODSD這3個指令, 做的動作是什麼?

陸: 複製DS:[SI]至AL/AX/EAX,複製後SI加1/2/4

台: 把一個數值丟去運算, 結果複製到暫存器

我們比較會用 “一般人"聽的懂的表達方式. 但, 也讓我們乍聽之下好像不是很懂.

 

Q: 請簡述HUB流量分配的演算法

陸: ….

台: 好像是那個…..

我們跟他們都一樣生在資訊爆炸的年代, 好像什麼都懂. 但, 也什麼都不夠精.

 

Q: 今年是龍年, 請用創意的方式來造句.

陸: 恩……….轟龍坐享

台: 吼吼吼吼, 吼吼吼吼

(龍語翻譯: 新年快樂, 好運龍來)

我們創意, 工作技能, 管理觀念, 國際觀上都領先他們.

 

我們畢業後的薪水是他們的3.2倍. 但, 我們真的有他們3.2倍的價值嗎?

大陸許多企業, 正在跟著台灣的腳步. 做我們父母輩以前做的事情.

我們該怎麼做, 才能達到這3.2倍的價值呢?

會是繼續追隨以前台灣成長的步伐嗎?

所以, 該怎麼做呢?

大家都…

大家都去那間排耶,那間應該比較好吃.

大家都去買那款外套,那款應該比較好看.

大家都買那一牌的手機,應該比較好用.

大家都…

 

跟玩大家後, 我們常常會預到這樣的事情…

“吃完後,搞不懂為什麼這麼多人排隊"

“原來, 我不適合…."“這手機也太複雜了吧, 我怎麼用阿?"

 

大家是誰?

某個領域頂尖的人以外的那些人? 所以 “大家" 非頂尖?

在某件事情上有自己看法的人? 所以 “大家"都沒有自己的看法?

所以, 你是 “大家"嗎?

設計自己…

我們的大腦, 像是一個編譯器. 輸入什麼, 就輸出什麼.

我們想要走到陌生的會議室找個位置坐下, 眼睛看到位置, 我們就走過去.

走過去的過程中, 我們不用管眼睛的肌肉要轉幾度看到位置, 背部的肌肉要動哪幾條….

只要輸入 “我要找位置坐下", 輸出就是 “走過去, 坐下".

在漆黑的房會議室 一樣要找位置. 因為眼睛看不到. 在確定安全的情形下所以我們的身體開啟 “搜尋模式".

手掌不斷的在胸前寫 “Z", 直到碰到感覺像椅子、桌子的東西.

在漆黑的房會議室 一樣要找位置. 因為眼睛看不到. 在不確定安全的情形下, 我們會躊躇不前.

為什麼?

 

看不到 “目標", 因為看不到目標. 我們猶豫不前、我們畏縮、我們害怕.

但, 我們不能一直都站在會議室入口. 因為時間仍然在走、世界仍在轉動.

所以, 我們漫無目標的走著.

任憑老闆、老師、父母、朋友來輸入指令.

 

當你輸入 “我不是讀書的料", 你已經把自己設計成了一個真的不會讀書的人.

你怎麼看自己, 你就會怎麼 “演"你自己.

為什麼有人會說, “演成功人士, 演久了就成真了".

為什麼, 權威(父母、教授、老闆)對我們輸入指令很容易.

我們要對自己輸入指令卻是那麼的難?

是因為我們不夠相信自己, 還是我們根本沒想過要對自己輸入指令?

 

照一照鏡子吧!

想一想, 我們想要對自己輸入什麼指令?

我, 是誰?

我是誰, 這是值得我們用一生的時間來回答的問題.

我是誰?

別人眼中的我, 會是我想的我嗎?

 

我們會覺得, 沒有人比我更懂我.

沒錯, 沒有人更懂我.

重要的是, 別人眼中的你與你自己了解的你有多大的差距?

“自以為", 自以為很帥、自以為很聰明、自以為藝術家….

“自以為", 自以為我適合當設計師、自以為我適合當醫生、自以為我適合當歌星….

是什麼造成這個 “自以為"? 造成這個 “自以為"的原因, 會是誤會嗎?

 

我不是數學的料、我不是運動的料、我不是high咖的料

對自己會有這樣的自我認知, 都是我們蒐集到 “證據".

證據是 “數學分數一直很低", “被笑肢體不協調"…等.

這些證據, 足夠嗎? 會不會, 前幾次其實是失常, 接下來都是被 “自我認知"給束縛住?

 

想確定你擅長哪些事嗎?

把你的好友 / 家人, 當作鏡子來照照自己吧!

下一份工作會更好?!

你, 換過幾個工作了?

為什麼換呢?

薪水, 主管, 同事, 環境, 制度……

那現在這份工作, 想換嗎?

薪水, 主管, 同事, 環境, 制度……都如你預期嗎?

到底, 要怎麼樣換工作才能越換越好呢?

 

陳建銘, 第5次換工作換到總經理.

認識自己, 是我們一生的課題. 現在的你, 不會是最了解 “你"的人.

所以, 不斷的嘗試, 不斷的碰撞, 不斷的摸索, 不斷的思考!

嘗試、碰撞、摸索、思考的產物, 是一片拼圖.

我們, 用這些拼圖. 拼出自己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