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你期待的是什麼?

一則有趣的小故事….

有一個美國商人坐在墨西哥海邊一個小漁村的碼頭上,
看著一個墨西哥漁夫划著一艘小船靠岸。小船上有好幾尾大黃鰭鮪魚,
這個美國商人對墨西哥漁夫能抓這麼高檔的魚恭維了一番,
還問要多少時間才能抓這麼多?
墨西哥漁夫說,才一會兒功夫就抓到了。
美國人再問,你為甚麼不待久一點,好多抓一些魚?
墨西哥漁夫覺得不以為然說:這些魚已經足夠我一家人生活所需。
美國人又問:那麼你一天剩下那麼多時間都在幹甚麼?
墨西哥漁夫解釋:我呀!我每天睡到自然醒,出海抓幾條魚,
回來後跟孩子們玩一玩,再跟老婆睡個午覺,
黃昏時晃到村子裡喝點小酒,跟哥兒們玩玩吉他,
我的日子可過得快樂充實又忙碌呢!
美國人不以為然,幫他出主意,
他說:「我是美國哈佛大學企管碩士,我倒是可以幫你忙!」

你應該每天多花一些時間去抓魚,到時候你就有錢去買條大一點的船。
自然你就可以抓更多魚,在買更多漁船。然後你就可以擁有一個漁船隊。
到時候你就不必把魚賣給魚販子,而是直接賣給加工廠。
然後你可以自己開一家罐頭工廠。
如此你就可以控制整個生產、加工處理和行銷。
然後你可以離開這個小漁村,搬到墨西哥城,再搬到洛杉磯,最後到紐約。
在那裡經營你開創的企業。
墨西哥漁夫問:這又花多少時間呢?
美國人回答:十五到二十年。
然後呢?
美國人大笑著說:然後你就可以在家當皇帝啦!
時機一到,你就可以宣佈股票上市,把你的公司股份賣給投資大眾。
到時候你就發啦!你可以賺好幾億!
然後呢?
美國人說:到那個時候你就可以退休啦!你可以搬到海邊的小漁村去住。
每天睡到自然醒,出海隨便抓幾條魚,跟孩子們玩一玩,
再跟老婆睡個午覺,黃昏時,晃到村子裡喝點小酒,跟哥兒們玩玩吉他囉!
墨西哥漁夫疑惑的說:我現在不就是這樣了嗎?

你, 能夠決定很多你的人生.

你是不是一定要結婚, 是不是一定要名校學歷, 是不是一定要有錢, 是不是一定要全身名牌.

當你追到你 “本來"想要的事物時. 有沒有可能, 其實只是繞了一圈?

 

我們, 本來沒有那麼難滿足 / 感到幸福.

因為這個社會產生了太多的 “愚蠢想法", 所以我們變得難以滿足 / 感到幸福了.

滿足/ 幸福, 也可以是很簡單的.

難的, 應該是怎麼幫助別人變滿足 / 更幸福.

幸福, 是什麼?

感到幸福, 就一定快樂.

但, 快樂就一定幸福嗎?

 

天下雜誌調查, 

台灣人的幸福來自於, 家庭、健康、社群關係.

所以, 幸福是什麼?

 

家庭幸福,

一家人在餐桌前, 享受著最熟悉的味道.

健康幸福,

擁有CP值爆高的醫療資源, 卻不使用它.

社群關係幸福,

有一群可以互傾心事的好友, 一起"共好".

工作幸福,

當別人看你覺得很辛苦, 你自己覺得不辛苦時. 就是幸福!

 

這些, 是我們能掌握的幸福.

你, 想好要怎麼掌握了嗎?

I have to go to work?!

早上7:30, 你醒的時候內心的OS是什麼?

Oh yeah, I want to work. 還是 Oh sh*t, I have to work.

 

我們, 都已經習慣被 “規則"給綁住.

從 “運動鞋一定要白底"到 “大學畢業後, 要找個穩定的工作".

所以, 大部分的我們內心的OS, 會都是 “Oh sh*t, I have to work"嗎?

 

或許, 你有很多原因. 讓你的那一句OS不能變成 “Oh yeah".

或許, 你有很多壓力. 讓你的那一句OS不能變成 “Oh yeah".

或許, 你有很多藉口. 讓你的那一句OS不能變成 “Oh yeah".

所以, 你要 “Oh sh*t"到幾歲呢?

最親愛的人, 教你的那些事

你有仔細聽過, 那些你最親愛的人. 想要教你的事嗎?

他們, 除了用嘴巴說. 他們, 更會身體力行.

他, 用他的生命告訴我. “你可以被擊倒, 但你不能被擊敗"

她, 用她的幸福告訴我. “老天不會對你不好, 只有你自己會"

所以, 把你視為最親愛的人想教你麼呢?

所以, 你想教你最親愛的人什麼呢?

做你不敢做的事

天堂, 一個讓國高中老師恨得牙癢癢的遊戲.

在遊戲中, 我們練等級、攻城、守城、打寶.

我們不斷的想新的方法, 來解決遊戲中的問題: 錢不夠買裝、要不要衝裝備、搶打飛龍怎麼打最快、怎麼吸寶最好、怎麼攻城、PK拿什麼刀好….等

一部分的我們也解決了, 不少問題.

遊戲中, 我們不斷的嘗試各種新的方法.

衝裝的之前先放聖光、在哪裡衝裝最會過、怎麼樣PK不會紅…等

有成功, 也有失敗.

 

現實生活中, 我們好像跟 “天堂裡的我們"相反.

不管, 這個新方法會成功還是會失敗.

我們, 就是很少去嘗試.

為什麼, 現實生活中我們常不敢去嘗試?

經濟上的自由, 有錢有自由?

台灣, 用低薪水+高工時換來全球國家競爭力第6.

大部分的我們, 都用時間+新鮮的肝. 換取不對等的薪水.

我們, 一步一步的達到經濟上的自由.

但, 我們真的自由嗎?

 

在西方國家, 有20%的人.

寧願不要 “經濟上"的自由, 要 “意義上"的自由.

他們的薪水變少了, 他們的時間變多了.

他們沒辦法變成CEO, 他們可以變成好媽媽 / 爸爸.

 

沒有人想要, 2選1.

要怎麼樣才能兩全其美呢?

台灣企業生態有可能改變嗎?